来自星星的你,都教授你到底来自哪颗星?

来源:果壳网| 靠天吃饭的徒弟 发表于 2014.4.11| 点击数23105

教授身份大起底

外星人都民俊(金秀贤饰)教授在地球上生活了四百年,服过24次兵役,见证了韩国房地产业的发展,从事过医疗、金融、法律等各种高端洋气的行业,还做过捕快。哈佛大学毕业,有学位收集瘾和古董收集癖,热爱打麻将和钓鱼,非常有钱。当然在看过教授大人的脸和拥有八块腹肌的美好肉体之后(都教授第一集就洗过澡了),那些就都不重要了。

 

虽然有专业妹子质疑过,李氏朝鲜时代实施从母法,教授想混迹民间颇为不易。但是想想,教授作为一个有超能力的外星人,弄张假身份证是多么容易简单的事。于是参与讨论的妹子们都释然了,改欢欣的讨论教授大人历经二战、韩战硝烟是怎么把那些古董字画一样样的保存下来的。并且感叹都教授选择人员复杂流通迅速的汉阳生活,真是大隐隐于市啊。

 

昨晚上教授大雪纷飞中暂停时间的一吻,令广大女观众虐心致死,豆瓣不少女汉子振臂高呼非君不嫁。嫁人好歹要知根知底,那么英俊帅气多金又有超能力的都教授到底是哪里来的呢?

 

在第一集里,教授这样说:

 

 

我们首先忽略字幕组彗星的误会,认为都教授的家乡如他自己所说,是一颗气候、环境与地球差不多的行星。因为行星本身不发光只是反射恒星的光,所以普通光学观测对于太阳系外行星可以说毫!无!办!法!也就是说,所有我们能看到的星图上闪闪发光小星星的都是恒星。所以,都民俊xi,您标出来的那颗也是恒星。当然,很有可能教授标出来的是他所在行星绕转的恒星。那么真的有编号kmt184.05的恒星么?

 

星星的编号,自有体系

德国天文学家约翰·拜耳(Johann Bayer,1572-1625)于1603年在他的星图《测天图》(Uranometria)中,首先有系统的为许多亮星命名, 以一个希腊字母像是α、β、γ、等等做前导,后面伴随着拉丁文所有格的星座名称。拜耳命名恒星1564颗。

 

例如,中国传统星宿命名法中的毕宿五命名为金牛座α,它的意思就是在金牛座排序为第一颗的恒星。单一个星座可能包含50颗甚至更多的恒星,但是希腊字母只有24个,当这些字母用完之后,开始使用小写的拉丁字母:因此便会有船底座s和半人马座d等名称。在星星数量极多的星座内,最终使用到大写的拉丁字母,像是天蝎座G和船帆座N。拜耳使用的最后一个大写字母是Q。

 

基本上每个星座中排名较前的恒星都是亮星,比如近年来拉动暑假消费的牛郎星(天鹰座α)和织女星(天琴座α)。原因无他,观测手段有限,亮的更容易被观测到,但并不意味着拜耳是以亮度排列恒星名称。

 

随着人类观测水平的提高,越来越多的恒星被发现,拜耳命名法名称数量有限的问题催生出了新的恒星命名法,弗兰斯蒂德(John Flamsteed,1646-1719,英国天文学家)命名法。该方法与拜耳类似,除了以数字取代希腊字母外,每颗恒星还是以数字和拉丁文所有格的星座名称结合在一起。但实际上,弗氏编号只涵盖到在大不列颠可以看见的星星,因此偏向南天的星座都没有弗氏编号。于没有佛兰斯蒂德命名法的南天肉眼可见恒星,古德(Benjamin Apthorp Gould,1824-1896,美国天文学家)命名法由于相对星表目录编号的名称更为直观而仍然在使用,是的,这是第三种恒星命名法。比如,南天的球状星团杜鹃座47的编号来自约翰·波得(Johann Elert Bode,1747-1826,德国天文学家);邻近的波江座82不是弗兰斯蒂德命名法而是古德命名法的编号。

 

星云成了解谜的钥匙

实际上,kmt184.05不是国际天文学界认可的恒星编号。所以,我们无法判断都教授到底从哪里来的。不过,这并不代表我们对教授家乡的探索就此终止,回顾教授给出的那张星图,我们可以惊喜的看到日本人民的老朋友---光之星云M78,根据主创设定,那是奥特曼出生的地方。这就意味着,不是,当然不是去问奥特曼就行……这就意味着,我们可以在专业天文软件上以M78为参考位置找到教授星,并标示出它的位置。实际上,大部分天文光学观测就是从试拍并根据证认星图寻找目标星开始的。

 

 

借用拜耳《测天图》来教大家在夜空中找到教授星。教授星位于全天最好找的星座——猎户座,就在腰带左上。

 

下面是一张60’×60’大小的星空图,这里的“′”是角分,代表以地心为原点对应空间位置的张角。图中标出的就是真实星空证认图中的教授星。赤经05:45:28.56,赤纬-00:14:47.9。

 

 

继续放大这张图,我们惊喜的发现,教授星并非一颗恒星而是一对双星。

 

 

这一对恒星最早出现在HD星表中,编号为HD290865。亨利·德雷伯星表(The Henry Draper Catalogue),缩写为HD,是哈佛大学天文台编纂的世界上第一个收录恒星光谱的大型星表,涵盖了全天最暗达到9等的恒星(大部分分布在北天)。编号没有按照之前命名法的先例,而直接采用HD+数字为恒星命名。HD星表的第一部分发布于1918年-1924年,发布了编号为1-225300号的恒星,然后在1937-1949年发布了第225301-359083号恒星,对照教授星的编号,属于补充发布的第二部分。而后,很有可能随着观测水平提高,这一对双星被分辨开,于是在2010年发布的UCAC3星表中这对双星被标注为3UC180-026979和3UC180-026980。UCAC3的全称是《美国海军天文台CCD天体照相星表第三版》(The Third US Naval Observatory CCD Astrograph Catalog),此星表收录了全天100,766,420颗恒星的数据。

 

直到最近,智利欧南天文台的科学家们才宣称他们找到一颗围绕两颗恒星旋转的巨大天体。如果教授星真的是一个双星系统,那就意味着教授的行星上将会有两个太阳升起。

 

双星系统从构成上来说分为两种,光学双星和物理双星。光学双星只是两颗星在地球上观测时看起来很接近,但是彼此之间没有物理关系。实际上这样的光学双星可能互相距离非常远,超过几十万光年。另一种就是物理双星,这是真正自成物理系统的双星系统。物理双星因为其特质又分为目视双星,观测中能清晰分辨两颗星相的双星系统;分光双星,距离很近,轨道倾角较大,所以只能依靠光谱谱线的周期性多普勒位移来判定的双星系统;和食变双星,这种双星系统两颗星在运动时互相遮挡,只能通过测光的周期性变化判定。

 

天文学家哈雷(没错就是命名哈雷彗星的那口牛人),早在1718年就发现了天狼星的自行。从此科学界开始意识到,我们所认为的“恒星”其实并不是完全不动。恒星的位置会相对某一个固定的春分点的赤经赤纬随时间平均变化,这就是恒星自行。1834年科学家发现天狼星的自行不是直线而呈波浪起伏。到了1862年,在天狼星轨道附近找到了天狼星8.64等的伴星,远远暗于天狼星本身-1.47等。这两颗星的质量分别为2.28个太阳质量和0.98个太阳质量,体积却相差很远。是的,天狼星的伴星,天狼星双星系统的另一颗恒星,最终被证实为人类发现的第一颗白矮星。

 

望远镜里的天狼星双星系统,左侧那个小圆点就是天狼星的伴星,一颗体积相当于地球,质量接近太阳的白矮星。

那么,教授星真的是一个令人兴奋的目视双星系统么?教授的母星上真的有两个太阳升起落下么?我们查阅了《736对目视双星历表和视轨道总表》,遗憾的是,教授星并未收录其中,教授圈出来的只是一对光学双星,它俩只是看起来近而已。

 

到此,我觉得都教授本人,深感于他对部分地球女性的巨大影响力,基于保护同胞的原则给出了错误的编号和含糊的标记,以避免发疯的观众朋友对该星球上的无辜群众造成不必要的生活困扰。人类现在对系外类地行星的探索才刚起步不久,测量手段有限。一些系外行星是在凌恒星(就是从地球和恒星间飞过)时,挡住恒星,引起恒星光谱变化被发现的.以这种方式被发现的系外行星多为气态行星,体积足够大。更多的,天体测量学家们尝试通过在太空中架设高精度望远镜,测量恒星因行星绕转的扰动而引起的自行变化来发现类地行星。

 

钱德拉塞卡空间X射线望远镜观测到一次系外行星凌恒星(右上小图),大图是根据此次观测绘制的艺术作品。图片来自NASA/CXC/M.Weiss

 

总之,以现阶段人类的科技水平,想要骚扰到都民俊教授的同胞,几乎是绝无任何可能的。但是,该行星所在星系大概随着人类观测水平的提高可能大大增加地球占星事业的复杂程度。

 

离我们最近的类地行星远在12光年以外,其气候条件与地球也相去甚远,外星人都教授的家更是远的云深不知处。于是都教授,与其耗费时间在漫长的星际旅行中,不如,留下来陪着这些花痴的女观众,一起慢慢的变老吧。

 

最后,有观众指出,教授本人其实是北韩间谍……这个,好吧,这个解释其实也相当合理!!

 

参考文献:

The Henry Draper Extension Charts: A catalogue of accurate positions, proper motions, magnitudes and spectral types of 86933 stars[J]. Nesterov V.V.; Kuzmin A.V.; Ashimbaeva N.T.; Volchkov A.A.; Roeser S.; Bastian U.

The Orbit of Visual Binary ADS4396=A2657[J]. R.R.de Freitas Mourao.; O.C.Travares.; M.R.Nunes.

天文学导论[R]. 黄克琼.;胡中为.;陈再载璋.;

Planets,Stars,And Galaxies[R]. S.J.Inlis

736对目视双星历表和视轨道总表[R]. 阎林山.; 储宗元.; 潘大钑.

Transit Probabilities for Stars with Stellar Inclination constrains[J]. T.G.Beatty.;  Sara.Seager.

2013年中国天文学大会天体力学与天体测量分会场STEP报告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8B%9C%E8%80%B3%E5%91%BD%E5%90%8D%E6%B3%95

http://zh.wikipedia.org/wiki/%E4%BD%9B%E8%98%AD%E6%96%AF%E8%92%82%E5%BE%B7%E5%91%BD%E5%90%8D%E6%B3%95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F%A4%E5%B0%94%E5%BE%B7%E5%91%BD%E5%90%8D%E6%B3%95

http://ultra.wikia.com/wiki/Ultraman_Wiki

 

 


上一条:五大改进,杜绝MH370事故再现
下一条:10个问题,释疑NASA的“另一个地球”
建议反馈 返回顶部
点击关闭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