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单位: 共青团中央   中国科协   教育部   全国学联   广东省政府  

承办单位: 广东工业大学      联合承办单位: 香港科技大学 

永生还很遥远?No,如果记忆可以备份和植入

小线菌 发表于 2016.3.24| 点击数9749       

题图:pixar.wikia.com

前不久我们介绍过SxSW大会 (South by Southwest,西南偏南 ),在这个位于大德克萨斯州的为期10天的文艺、科技大交响的派对上,到处都是有趣、好玩的人和事。毋庸置疑,最有趣的人之一就是Ted Berger博士,他正致力于通过大脑的移植来帮助那些长期记忆有问题的人——这背后的科学真心碉堡了!

老先生一看就像科幻大片里正邪难辨的怪教授有没有!

Berger先解释了癫痫和老年痴呆症等疾病的患者是如何因他们的海马体而受苦,而海马体主要负责记忆和学习,日常生活中的短期记忆都储存在海马体中,如果一个记忆片段(比如你和前任经常去的小巷、高考前狂背的名诗名句等等)在短时间内被重复提及的话海马体就会将其转存入大脑皮层,成为永久记忆。

记忆其实就是神经细胞之间的联结形态。然而,储存或抛掉某些信息,却不是出自有意识的判断,而是由人脑中的海马区来处理。海马区在记忆的过程中,充当转换站的角色,当大脑皮质中的神经元接收到各种感官或知觉讯息时,它们会把讯息传递给海马区。假如海马区有所反应,神经元就会开始形成持久的网络,但如果没有通过这种认可的模式,那么脑部接收到的信息就自动消逝无踪。

海马体能帮你的短期记忆转换成长期记忆

我们对于某个事件的初始记忆其实是二进制的电子代码(binary electrical codes),他们通过海马体被过滤到大脑中另一个部分,被作为长期记忆储存起来。Berger教授在SxSW上的IEEE (Institute of Electrical and Electronics Engineers,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协会)人类技术系列活动中表示,他正在研发一个电池驱动的“人造海马体”。

“人造海马体”也许长这样

Berger和他在南加大(USC)的团队已经在老鼠和猴子身上试验了这个想法。一开始,猴子被训练在一台电脑上玩游戏,他们必须记忆一个30秒前看到的标识,并在多个选项中选出该标识。

然后团队通过注入毒素破坏了海马体,接着他们观察了猴子用来短期记忆那个标识的电子代码的变化,发现通过电极可以复制一份短期记忆到长期记忆库中。Berger说这个过程被执行得几近完美。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现在他已经开始在缺乏海马体的癫痫患者身上测试这个过程。尽管迄今为止只有八位病患参与测试,Berger表示结果都是正面的,可植入患者体内的硬件“人造海马体”可能将在数年后面世

那么这种人工海马体是否可以在人体内植入其他(错误的)记忆呢?Berger说已经在猴子身上试验过,发现给他们植入错误标识的代码有时能成功,有时则不然。而业内有个轰动事件是,MIT的科学家2013年曾成功将错误的记忆植入给了老鼠。

记忆形成的过程

记忆被重新激活的过程

记忆被操纵的过程

But ! (脑洞来了)

虽然Berger 现在是出于医疗目的在研究大脑植入,但今后可能有人用类似的技术将错误的记忆植入大脑,来作为一种控制手段(想象一下:“跟着我干吧,你祖祖辈辈都是跟着我干的喔亲!”未来的邪恶独裁者说)。如果这项技术真的成熟并步入应用阶段,这意味着“洗脑”这个词不再是一种比喻,而是切切实实的动作行为了……

心疼我们的“冬兵”吧唧,一次次被洗脑

也有可能人类会将其当做一种娱乐的形式,去不了一场超嗨的音乐节?买一份音乐节的记忆就可以啦!想体验和女神啪啪啪的感觉,可就是连家门都懒得出?没关系,买一份爱情动作的记忆吧……当然,如果该技术的发展真的能让人的记忆被复制、备份、然后植入,那长生不老的美好愿望可能真的不再是幻想了噢!

好吧,小线菌又该吃药了。

Anyway,尽管目前来看这仅仅是科幻小说的情节,但Berger和其他该领域内的专家们的辛勤工作显示,人体大脑的秘密以及它的工作机制,正逐渐被掀起了它的神秘面纱。

作者小线菌,转自线性资本

更多精彩内容,扫描下方二维码

创业雷达,坐等创业英雄


上一条:人工智能时代是否已到来,你怎么看?
下一条:没有
建议反馈 返回顶部
点击关闭 点击关闭